控虫升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则取之 > 正文内容

《大秦腔》经典影评有感_情感美文

来源:控虫升天网   时间: 2020-10-16

  《大秦腔》是一部由于庚庚执导,储智博 / 朱琳 / 毛孩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大秦腔》精选点评:

  ●强烈要求电视台重播,太棒了,90年代的西影厂仍然有很多牛人,80年的西影厂称得上是中国电影的黄埔军校,此剧虽然是96年拍的,但是摄影布光道具都是那个年代电影级别的,特别是审美上,很真实很美,包括很多细节,饮食上,语言上。演员演的更不用说,韩姓父子把陕西人性格的生、蹭、冷、倔诠释的很到位,还有朱琳女神的美。

  ●久久不能释怀

  ●小时候看的,认识了秦腔,认识了狂犬病,也认识了狂犬病的“治疗方法”

  ●呼喊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七十二个再不能!

  ●很小的时候看的。

  ●段段继继看完了,还是不错的,女主好看。西北题材也好,后面不如前面的好看。

  ●其实真的是因为毛孩才看的,很佩服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前不久在节目中居然还能唱秦腔。

  ●老东西,就是有味儿

  ●小时候看的印象很深,有点大鸿米店那种氛围在里面,以前电视剧尺度还是蛮大的,搁现在应该叫伦理剧。朱琳真的好美咯

  《大秦腔》影评(一):难得的精品,我列一下我的印象

  中间有一集韩茂臣有一段对话,大概连续一个都是“嗯”,但是语气完全不同。

  韩子生十几年后到后台去见黑豆,二个的对话,每一句都是“韩子生”开头,很有意思。

  有些摄影是为古城墙跟城楼为背景的,相当不错。

  道具比较讲究,去看嗓子的医生那里是“玉振金声”,西门大井就是“井养无穷”。

  故事到25集都比较讲究,后期失去了父子跟情敌还有外遇的张力,故事有些平淡。至于出现兄妹情节,落了俗套了。

  《大秦腔》影评(二):“私心”该何处安放?

  [引]“俺也知犯下这风流案,俺也知债抵债啊冤对冤,俺也知十殿阎罗无情面,俺也知阴曹刑罚有千般。刀山上过 剑树上穿,铁锯儿解 铜磨儿掀,   烈火上烹 油锅里煎。剥皮的哪惜俺芙蓉面,抽筋的谁疼俺玉楼肩。明知它地府里阴风惨,阳世上造孽为哪端?哎呀呀 由不得俺 由不得俺,火烧眉毛只能顾眼前!”

  再神仙般的人物,也是凡尘中一俗人,也会有欲望,也会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趁着还有一丁点的“乙醇效应”,胡扯乱诌一番,或许名词错误、语无伦次、逻辑不然、主题不明。 为《大秦腔》这部剧写点东西的承诺还未兑现。为何如此,我想牵强附会到三秦大地上三位作家。王卫国、陈忠实、贾平凹,这三位大家,如今有两位已与世长辞,但我觉得他们将永远和永远深深扎在我的灵魂深处。

  孙少平与郝红梅、田小霞也罢,孙少安与田润叶、贺秀莲也罢; 黑娃、白孝文与田小娥也罢; 张引生、夏风与白雪也罢; 庄之蝶与唐婉儿、柳月、阿灿、慧敏(尼姑)、汪希眠老婆也罢,看似只是不同人物之间的爱恨纠葛,然一湾溪流、一袭长发、一抹背影、一个眼神、一副面孔、一声长吟的背后,引出和贯穿了一代人到三代人的点点滴滴。

  时代变幻、社会变迁、文化“交流”、经济发展带来的种种,让人产生了到底是这些角色应时代而生而存还是时代让这些角色“应”生而为的困惑。这个不能深究,也不想深究,情况远远不止一系列哲学观和尼采、叔本华、弗洛伊德、阿德勒、荣格等人的思想体系对文学艺术影响那么简单。

  扯这么多,说白了还是“惧怕”二字!像这么由明暗两条线索齐头并进一步步“走出来”的宏伟故事,为其写点东西,生怕难以周全。

  上述三位大家,呕心沥血成书,写作历程梗概、后期访谈录中,满满的写满了“心酸、矛盾”四字。作家本人矛盾、作品人物矛盾、我也矛盾,矛盾背后,更是五味杂陈。

  贾平凹先生说他本人每每写完一部分停下来时,满脑子尽是无数个某某某(一个人)和无数个某某某(不同人)。[赞贾平凹先生巨著《……》 呕心沥血诉尽爱恨情仇追昔路,殚精竭虑演出红尘世态立乡碑。馥有爱道 洛浪泽懿 己亥年五月十三 西安] 我满脑子也是无数个同一个人个无数个不同的人,心无处安放。写也就罢了,但私心到底该偏向谁,私心到底该不该存在,这是个问题。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呀!

  “评论家”对以上提及大家的作品,各抒己见。我,也应该是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但说到评价,不敢呀!曾经还“作文”把晚上睡觉抽搐口吐白沫翻白眼?上述三位先生的巨著长篇大论、沸沸扬扬地议论了一番,实在是不好再提那些个文字组合了!“不生疮者不知道生疮者的疼痛”,或许最终写了,私心也安放下来了!但是,那真的是我刻意的私心,那真的非我自然的私心!不求什么原谅,只盼现实生活的剧中人比剧中人要过得好,好多少不好说!就这样吧! 洛浪泽懿于庄浪王川 庚子年闰四月廿五

  《大秦腔》影评(三):秦腔秦人

  “是谁爱乐唱秦腔”这句歌一直没忘记,总想知道秦腔听起来究竟是个什么味。最近看了《大秦腔》,终于如愿。

  时代在向前,西安在易主,但不变的是秦腔和唱秦腔的人。故事就是围绕着秦腔和这群唱秦腔的人展开。

  一、秦腔

  “呼喊一声绑帐外,不由豪杰笑开怀。某单人独马把唐营踹,直杀得儿郎痛悲哀。今生不能把仇解,二十年报仇某再来,刀斧手押爷在法场外!”这一出《斩单童》绝唱,见证了韩茂臣韩子生父子的一生。韩茂臣临近砍头,吓出了这一声绝唱,后来成了西安城的花脸名唱,但他儿子韩子生却被忘在法场,因此韩子生一辈子恨秦腔,恨他爹。后来父子二人重逢西安城,韩子生拒不学戏,被逼急了还下药坏了他爹的嗓子,父子二人,一生恩怨纠缠。

  戏里的单雄信,当着昔年受过他恩惠的众兄弟,要被砍头,万般悲愤不甘。韩茂臣临被砍头,肯定也想到了自己当年被师兄下药暗害,被迫离开西安,颠沛流离,给官兵老爷唱、给土匪老爷唱、给百姓老爷唱,唱到最后却要被充土匪砍头。与戏中单童有了类似的心境,才有了这一声绝唱。这声绝唱中后来还有了对儿子生死未卜的不甘。

  韩子生,一辈子恨秦腔,但他也有被他爹抛弃在法场差点被砍头的悲愤,有被他爹逼着学戏的悲愤,他也唱出了这一出《斩单童》。

  黑豆练嗓过度,两年闭口不说一句话,受尽嘲讽。两年后也唱出了一声《斩单童》。

  还有闫洁生唱《斩李广》中七十二个再不能,“再不能习文演武学礼数,再不能考古论今别情由。再不能去见文武午门首,再不能到班房把本修。再不能能早到议事厅前和众朝臣五更共待漏,再不能为国多出头……”名义上闫家二房的儿子,他让我想起了晴雯——心比天高,出身卑贱。他不是再不能,而是很多东西想能却不能。

  当然还有金雨枝被警察局长骗奸后唱的那几句“为何人间苦断肠,恨只恨阴阳难隔鸿沟档,咫尺天涯各一方”。这个善良的姑娘,应是想到了自己,想到了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韩子生。

  还有瞎子白长命带着女儿彩彩,走街串巷乞讨唱的那几句“实可怜我女儿太薄命,配了个坏女婿叫许升”。瞎子阿炳,当年应该也是这样,拉着二胡,沿街乞讨,穿不暖,食不饱,只为活着。

  秦腔,寄托了他们的悲欢喜乐。

  他们,唱的是秦腔,度的,是自己。

  二、唱秦腔的人

  说是唱秦腔的人,其实是剧中主要人物,有唱的,也有听的。

  韩茂臣,一生坎坷,大起大落。因被师兄暗害,颠沛流离,后于法场吓出一声绝唱,名动西安,后嗓子坏后,唱不成戏,却做粮食生意发了大财。最后被驼子坑一把,家财散尽,中风卧病而亡。韩茂臣粗人一个,命途坎坷却不懂人心。虽为儿子好,但强硬摆老爹架子,父子俩关系至死都没有缓和。不懂女人心,和双池偷情,让改翠伤心欲绝,难产而死。更不识人,以致最后被驼子出卖。他直接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真是个可怜又糊涂的人。当他中风躺在床上,听着他和双池刚出世儿子的哭声,也想迫不及待的尽一份责任,可惜命运不饶人。不知他可有悔恨?

  改翠,穷山沟沟里面的姑娘,她奶奶卖了她娘,她娘把她卖给了驼子。而驼子也只是个穷山沟沟里的穷山民,还是个罗锅儿。所以她狠狠心,抛弃驼子,投入了韩茂臣的怀抱,希望能到西安城里去过好日子。后来日子虽然越过越红火,但韩茂臣变心,恋上双池,对她日益冷淡;而驼子,却对她始终如一。她开始期盼着和驼子回到山沟沟去,但是他们都回不去了,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带着身孕离开的结果,自己难产而死,刚生下的女儿被韩茂臣伤心之下送人,女儿最后姓金,金雨枝。她是个善良的人,起码在西安城中还愿意收容一无所有的驼子,但选错了人。也许在九泉之下,她会哀叹:男人对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懂珍惜!

  驼子,本是苦哈哈的山里人,半辈子的积蓄,就换了一头骡子和一个媳妇。可媳妇改翠不愿意和他回去过苦日子,跟了韩茂臣。除了骡子一无所有的驼子,只有随着到西安谋生。他一直被改翠收留,也一直痴心恋着改翠,期盼她回心转意。后来韩茂臣生意越做越大,驼子一直帮着管账,但最后一把坑得韩茂臣倾家荡产,除了韩茂臣时常恶骂之外,我觉着更多的是为改翠出气讨公道。驼子,应该叫牟先生,也有他自己的自尊。他是个好人。

  韩茂臣、改翠和驼子,这三角恋,同住榆林市癫痫病知名医院一个屋檐下,最后俩情敌还一起共事,真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双池,当年柔柔的一声“御弟哥哥”迷倒无数人的女儿国国王,演起双姨来照样是风华绝代,将韩茂臣韩子生这一对父子迷得神魂颠倒,当然还有那位闫大少。穿一声旗袍,跨过门槛,一笑,风采自生。双池作为闫大少的二房小老婆,常年伺候着抽大烟的弱不禁风的闫大少,无子女,也无法享受家庭的欢乐。加上大房还时不时争宠,将闫大少接到那头去。双池只有沉默以对,孤寂度日。她将韩子生看成自己孩子的替代品,所以对他关怀备至。韩茂臣跟她偷情时,她明知不可,却越陷越深,正如她吟出的那出《思凡》:“俺也知犯下这风流案,俺也知债抵债啊冤对冤,俺也知十殿阎罗无情面,俺也知阴曹刑罚有千般。刀山上过 剑树上穿,铁锯儿解 铜磨儿掀,

  烈火上烹 油锅里煎。剥皮的哪惜俺芙蓉面,抽筋的谁疼俺玉楼肩。明知它地府里阴风惨,阳世上造孽为哪端?哎呀呀 由不得俺 由不得俺,火烧眉毛只能顾眼前!”再神仙般的人物,也是凡尘中一俗人,也会有欲望,也会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最后和韩茂臣之间的关系暴露,明知被韩子生怨恨,她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一错到底。后来和韩茂臣的儿子出生,韩茂臣却已中风,不久死去。儿子只能随闫大少姓闫,即是闫洁生。后眼瞎,抚养儿子长大,一直被闫大少养着。因哑弹爆炸,闫大少为救她而死,被闫家人推入闫大少坟冢中活埋。双姨信命,她想必信这后来种种都是命运对她的惩罚。其实,这只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绝望的挣扎!

  闫大少,知诗书,家富贵,但抽大烟。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个病怏怏的瘾君子,但后来,闫洁生出生,双池将房契拿给韩茂臣作抵押,大院被银楼收回,闫大少显现出了男人的气度与责任。双池和韩茂臣之间的事,闫大少知道确故作不知,他知道有些东西他给不了双池。大院被银楼回收后,他仍旧赁下宅院,继续供养双池母子,直到他生命的终结还恋恋不忘再给双池赁下一处院子。也许,他一直享受的是双池的温柔。闫大少,一个懦弱的可爱大少。

  接下来,说说同父异母的三兄妹——韩子生、闫洁生和金雨枝。

  韩子生,被她娘抛给他爹,他爹却一直不认。好不容易认了,却被他爹韩茂臣抛弃在法场,差点被砍头,故而怨恨上他爹,爷俩一辈子不和。但是他的心是善的,韩茂臣中风后一无所有,只有这个平时视他为仇人的儿子在跟前服侍。也许因为韩子生一辈子既没得到父爱也没得到母爱,所以他对这些倍感珍惜,害怕失去。双姨在他心目中替代了母亲的角色,教他爱干净教他读书,所以他发现了自己父亲和双姨的关系后,伤心欲绝,对双姨说:你把我心中最好的东西给毁了!但他最好还是原谅了他的双姨,离开十几年后也因双姨回到了西安,对双姨的情感就是他心中最珍视的东西。他性子有些暴躁霸道,但为人还是好的。他希望他身边的人都好,比如双姨、比如窦八百、比如他的兄弟黑豆、比如他的弟妹、比如戏班子里的一群朋友。

  闫洁生,完全是一顽主的形象。心气高,不服这个不服那个,因为和韩子生的矛盾,把韩子生送进了监狱,结果确得知是自己的亲哥哥,还间接把自己亲姐姐也给害了。后来自己的母亲被活埋,他却无所作为。心高气傲的顽主,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他本身还是知理的,知道有些事怪不了别人,命数使然,最后也和兄姐相认了。

  金雨枝,与亲哥哥韩子生的一段孽缘未果,韩子生入狱,病急乱投医被警察局长玷污,导致记忆时好时坏。晚年凭借女性的温婉,最终促成了三兄妹相认。

  还有一些人,得简单说说。

  大方先生,温厚可亲的长者。方正社,方正二字可算是他真实写照。

  茶坊爷,烧茶四十年,一双毒眼可看透人心。是众人恩怨情仇的见证者,睿智的长者。

  窦八百,面恶心善,自己有规矩,带出的队伍有规矩。最初就是他因一声秦腔劫法场救下韩茂臣,后来又对戏院中众人关怀备至,算是剧社最大的政治后台。

  孙安安,唱了一辈子丑角,在戏台上逗人开心逗了一辈子,患痨病而死。梦中恋恋不忘的,还是逗乡党们开心,可悲可叹!

  黑豆,乞儿,有大志,为学戏闭口不言两年,终修成正果。但借韩子生名字而红,后来一辈子没个正式名字,可怜。

  方浣玉,漂亮的男人,风华绝代的小生,他演王宝钏让我想起了梅兰芳。

  彩彩,昔日泼辣丫头,后来善心大姐。

  命运坎坷的一群戏子和听戏的人一起走过了一个时代,走过了秦腔被万人追捧的时代。新时代里,韩子生的那一声绝唱,也只能在城墙下迎来一群陌生的观众,属于他们和秦腔的时代已经过去。

  这些天,那一段《斩单童》时常耳边回响。以后,有机会到西安,一定去西安的城墙下逛逛,听一听西安城的老人们唱秦腔。

  《大秦腔》影评(四):说不尽的《大秦腔》汉中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歌手谭维维将摇滚乐与华阴老腔结合的《给你一点颜色》火了,很多人误以为这就是秦腔,其实严格说来,华阴老腔并不是秦腔。

  秦腔,可以说是中国汉族最古老的戏剧,它起于西周,堪称中国戏曲的鼻祖,深深影响了京剧、昆曲、川剧、晋剧、豫剧、河北梆子等诸多戏曲艺术形式。秦腔是中国戏曲里面唯一称“腔”而不叫曲或剧的。“腔”是秦腔的特色,最具标志性的就是“苦音腔”。这种唱腔激越、悲壮、深沉、高亢,酣畅淋漓地表现出悲愤、痛恨、怀念、凄凉的情感。所谓的吼秦腔,即源于此。两千年前李斯就在《谏逐客书》中形容秦腔道:“击瓮扣击,弹筝博牌,而歌呜呜快人耳目者,真秦之声也。”

  秦风雄浑厚重,昂扬大气。孙皓晖在《大秦帝国》中甚至认为秦文明是中华原生态文明的正源,同名电视剧也感染了无数观众。那反复颂唱的主旋律:“赳赳老秦,复我河山”,哀而不伤,豪迈血性。它正是那个时代最强的历史足音,背后暗藏着秦帝国能统一天下,奠定几千年历史政治格局的奥秘所在。

  有人说秦腔是一种带有摇滚特质的音乐,所以陕西出了郑钧、许巍、张楚,撑起了中国摇滚的半壁江山。但这只是一种附会,二者真正的联系在于塑造秦人文化性格的大山大河大原的地理格局,以及几千年历史沉淀的文化底蕴。

  三秦大地北部是沟壑纵横、苍凉孤寂的黄土高原,中部是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平原,黄河第一大支流渭河与泾河形成泾渭分明的奇观,南部高大险峻的秦岭山脉是中国的南北地理分界线,长江支流的汉江丹江奔涌其间。正是这复杂而多元的地理单元塑造了秦人的文化性格。有意思的是,陕北的路遥、关中的陈忠实和陕南的贾平凹就是这三个文化地理单元的杰出代表。

  这片土地自周秦汉唐起,经历了诗赋与战火、荣光与衰败、富足与贫瘠,历史与现实的千年转换,留下了诸多困惑和迷思。“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忘,百姓苦。”这也是理解秦腔文化意蕴的另一个重要历史背景。

  秦人迷恋秦腔,是因为它比起昆曲、京剧等过于文人化的剧种,还依然残存着华夏民族的原始野性以及黄土地的粗砾质感。那惊天动地的撕扯吼叫是压抑心灵的精神释放,是对现实苦难灵魂的审美救赎。秦人把对土地、对生命、对人生的理解和感悟都呕心沥血般熔铸在秦腔的每一个音符里。多少仁义礼孝、忠奸善恶的教谕就这样静静淌入秦人的血液。

  诉衷肠、道愁苦,一唱三叹、百转千回中蕴藏了多少秦人的爱恨情仇,家国兴亡。一板一眼,唱念做打间恍然已是千年。

  正所谓:黄土地上一声吼,人间世上十分情。

  一、斩单童

  “呼喊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泪下来。小唐儿被某把胆吓坏,马踏五营谁敢来。敬德擒某某不怪,某可恼瓦岗众英才。想当年一个一个受过某的恩和爱,到今儿委曲求全该不该?单童一死心还在,二十年报仇某再来。刀斧手押爷法场外,等一等小唐儿祭奠来。”

  隋末洛阳城破,赤发灵官单雄信被俘,坚决不降,一心求死,终被李世民斩杀。后世感于单的勇猛忠义,于是有了这出《斩单童》。

  《斩单童》的唱词在剧中由始到终,萦绕在仿若轮回般的父子两代的人生故事里,也引出了剧中一众人等的悲欢离合。秦腔既是故事的线索,又是故事的背景。

  其实,西安最值得去看的不是兵马俑和大小雁塔,它们离真正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太远了。最好是在黄昏到城墙脚下,听自乐班的戏迷唱起秦腔选段。苍凉豪迈的嘶吼声声撞击着灰色沉穆的城墙,刹那间你就会理解这座城市,你就会听懂秦腔。

  当韩茂臣在法场上面朝黄土唱起《斩单童》时,他一定想起了自己被师兄陷害演戏不成,流落四处又被充数就刑,凡此种种,心酸自是少不了,但他毕竟不是一味认命的人。死到临头时一腔愤懑喷薄而出,本是一曲绝唱却成就了惊雷一声,幸遇军官窦八百而侥幸逃过一劫。

  于是故事由此展开。

  二、父子

  韩茂臣逃过一劫,被窦八百救走,却无法顾及刚刚相认并起名为韩子生的儿子。父亲被救走,于是儿子韩子生却顶替父亲被按到在断头台。虽然最终没有死成,但父子一生的仇怨由此种下。

  父与子始终是中西方文学和艺术的永恒母题之一,寻父、叛父、弑父是其关系的经典模式。韩子生从小因身世而受尽欺凌,法场上终于父子相认,但阴差阳错,刚刚寻得生父就又父子分离,又要踏上寻父之路。等到父子再次相逢时,韩子生与韩茂臣的父子冲突开始不断尖锐。当父亲韩茂臣的嗓子被儿子韩子生所毁,而告别梨园却又华丽转身成了大粮商,生意风生水起时,却因韩子生的告密而破产并一病不起。

  故事并没有结束,韩茂臣去世后,韩子生又再次出发。当十几年后,韩子生再次唱起那曲《斩单童》时,韩茂臣的灵魂瞬间附体。一样的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踌躇满志,一样的豪情壮志,一样的风流只被雨打风吹去。

  韩子生不就是韩茂臣吗?!

  三、孽恋

  孽恋必然导致孽恋。

  当韩子生腰缠万贯、豪情万丈的王者归来时,却逐渐陷入了父亲韩茂臣当年情债的惩罚之中。自己的意中人原来竟是同父异母妹妹,试图铤而走险挽救生意却被同父异母的弟弟告发。自己当年告发父亲,如今是弟弟背叛自己。韩子生自己当年气死了父亲韩茂臣,如今却又是他自己亲手又害死了双姨(朱琳饰演,就是女儿国国王扮演者)。

  这就是宿命。

  改翠又未尝不是。当年她为了逃脱嫁给丑陋的驼子而自己逼婚韩茂臣嫁于她。于是得以住进了西安城,以为有了好日子。谁承想她遭受到的是韩茂臣的冷落与嫌弃,而驼子却对自己百般爱护。当年想要逃离山村,现在却想返回山村。

  她一定记得那曲《斩单童》,那匹驼她的骡子。只是唱戏的人嗓子哑了,驼她的骡子也被卖掉了。

  再也回不去了。

  四、名字

  唱戏的都想成为名角。名字就是金字招牌。

  作为一声雷韩茂臣的儿子,韩子生这三个字绝对响亮。只是韩子生并不以为然。从小被人叫做杂种的他,当父亲韩茂臣法场给他起名韩子生,但自己后来又记不起来时,他大声告诉父亲,当时起的名字叫“韩子生”。无疑这个渴望受到关爱的孩子,受到了伤害。从此这个的名字他不再看重,日后就把名字慷慨的给了共患难过的兄弟黑豆。

  黑豆绝对是个悲催的娃,从小乞讨流离,学唱戏伤了嗓子,用着“韩子生”唱出名了,结果后来人家又不让用了。

  “不能用韩子生了,那我是谁?”黑豆悲情的自问。

  谁是韩子生?韩子生是谁?

  当他在外打拼磨难,冒险致富,为的就是回到原点证明自己,他想要证明给谁看呢?给双姨看,还是给父亲看吗?

  几十年后,在新修的世纪剧院墙上的照片上,韩子生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那是他的名字吗?那不是他的名字吗?

  五、半截巷

  当韩茂臣踏入半截巷的院子时,他和他的子孙也走入了一段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大时代中。

  原本的半截巷是宁静安稳的,因为韩茂臣父子的不断改造而兴盛,最后又归于衰落消亡。“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韩家如此,半截巷亦是如此。

  半截巷的背后是西安城,西安城的背后又是整个中国。

  刘振华围城、二虎守长安、西安事变、文革、改革开放,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些大事件的背后,小人物的命运也随之跌荡起伏。

  韩茂臣生意兴盛时,店铺整个半截巷时,曾经想给半截巷改名。他当时提起了韩森寨,估计多半是想改名韩家巷吧,只是后来生意的失败和中风暴毙而作罢。

  人都要死去,巷子也是一样。

  半截巷拆掉了,无数假古董的巷子建起了。

  六、茶坊爷

  茶坊爷无疑是片中神秘、最睿智的人物。

  茶坊爷的角色贯穿始终,言语不多,永远都是拉风箱,烧水再倒茶,像极了沉默的禅师。

  但一切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只是他看破却并不说破。

  他见证了韩家几代的恩怨情仇,也见证了秦腔剧社的起落兴衰。

  他能听出不同人物唱《斩单童》的细小差别,也能听出各色人等未曾表露的心声。

  他不唱戏却懂戏,他不出手却人情练达。

  如少林扫地僧般的茶坊爷,用他烧的茶水清润着众人的心田。

  一声亲切的“娃呀”充满了长辈的关爱和呵护。

  可敬、可爱的茶坊爷。

  七、门

  门可开,可关;可进,可出;既是通道,也是屏障。

  当双池打开院门时,她也走入了父子两人的心中。当她为父子二人敞开心门时,他们也走入了她的生命中。

  门象征着欲望。当这扇门打开时,一切都无法阻隔,如同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世上有许多有形的门,也有许多无形的门。比如礼教。

  双池一直在门里,当她走出这扇门时,她的生命之门也随之关闭。

  其实,死亡未尝不是一道门。

  许多年以后,同父异母的兄妹三人互相敲开的彼此的门,在两声“哥”的言语中,一扇封闭已久的心门终于打开了。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曲秦腔唱了千年,可这台上台下,却早已换了人间。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wcjr.com  控虫升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