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虫升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芡实糕 > 正文内容

《天堂夕阳》第五章:对簿公堂_故事

来源:控虫升天网   时间: 2020-10-16

  关玉秀因为与敫润吉偷吃禁果,意外怀孕。她失踪多年父亲与改嫁的母亲都找上来,要追究学校责任,提出五十万的索赔。市里有关部门,为了息事宁人,纷纷给卜旭施加压力,要学校答应家长的要求。可是答应了赔偿,就等于承认了过失,随后那些欲报复卜昱的权贵们也不会放过他。卜昱明白,虽然学校是公办的,可是官方不会支付也没有这笔款项。天堂中学自打接受捐赠以来,始终秉持公益性,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捐赠助学的喆利集团,也不会拿出这不明不白的50万来。官方的意思,就是要让捐赠助学的喆利集团来给这笔“和谐”买单。

  此事发生在受国际关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验项目班的首期比业生身上,处理不好不但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也会被那些视天堂中学独树一帜的教育模式为叛逆,把不肯屈从于特权势力的年轻校长视为眼中丁的人抓住把柄,毁掉刚刚有点起色的“天堂模式”实验,卜昱本身也会因此落个预料之中的凄凉结局。在侯征陈破利害后,卜昱拒绝了关玉秀家长的讹诈,家长在媒体与律师的怂恿下把天堂中学告上法庭,天堂中学决定应诉,通过舆论以正视听。

  校方本来为了保护学生的隐私,一直对外封锁消息。可是关玉秀的父母把这视为校方害怕“丑事”泄露,为了给学校施加压力,他们把此事捅到了媒体。一时间,记者蜂拥而至。弄得个天堂中学师生尽人皆知。一些小报,还不负责地添油加醋把此事当成桃色新闻报道。教师公寓就在校园西侧,敏感的关玉秀看到楼下校园里的情景,猜到这大概与她的事有关。

  记者们还跑到一高中,找敫润吉印证传闻。关玉秀的父母也找到敫润吉的家,要个说法。见事情败露,敫润吉的母亲领人闯到天堂中学校门外,要校方承认关玉秀勾引了她儿子,给他儿子恢复名誉,提出30万元的精神赔偿。遭到校方的严辞拒绝后,她竟然打出横幅辱骂关玉秀,说天堂中学是培养婊子的淫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退路了。天堂中学召开记者会,声明两周后将与学生父母对簿公堂。

  关玉秀父母遭到敫润吉母亲辱骂,领着记者闯到教师公寓,要关玉秀承认敫润吉强暴了她,关玉秀矢口否认当场晕了过去。闻讯赶来的卜昱,让校医院救护车把关玉秀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侯征严厉地批评了关玉秀的父母,关玉秀的母亲看着病床上脸色纸一样灰白的女儿也懊悔不已,坚持在医院守候女儿。

  当晚,关玉秀醒来,趁母亲打盹,从九楼卫生间窗户跳楼自杀,一尸两命香消玉殒。伴随女儿的自杀,关玉秀父母索赔额也从五十万元增加到一百万元。侯征愤怒了,他强烈要求与校法律顾问韦伯韬律师一同出庭,要在到场的中外媒体面前,为孩子讨还公道。

  天堂中学专职法律顾问韦伯韬律师,具有执业律师资格,法律造诣较深,业务能力比较全面。曾是市天平律师事物所的骨干。“天堂模式”实验开始后,经侯征建议,被卜昱聘为校专职法律顾问,常代表学校处理一些对外事物。这次他与侯征代表学校应诉。因为天堂中学的影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教育部代表、国际保护儿童基金会、妇联、本地政府与教育行政部门代表、中外媒体记者等社会备界代表都莅临旁听庭审,韦律师申明了天堂中学拒绝原告(关玉秀的父母)索赔的法律依据,从法理上阐述了由于相关法律不完善给社会造成的误解。经过当庭质证,把原告的讹诈驳得体无完肤。

  剩下的就是博得舆情认同,这是侯征的长项,所以由侯征做最后陈述:

  首先我对关玉秀同学的不幸深表同情与哀悼,但这是一个关系到整个社会教育观念理性化,关系千千万万孩子健康成长甚至生命安全的大事。所以学校拒绝家长的索赔请求,来此应诉。

  【侯征用韩雪冰搜集的研究资料,表明了学生早恋与意外怀孕是当今社会比较常见的现象。并出示了韩雪冰老师在撷英论坛收集的全国各大城市学生上传的校园手机照与论坛对天堂中学公开监控的跟帖评论,证明天堂中学的教育实践,在青春期教育方面是卓有成效的。天堂模式实验以来,校园监控公开之初存在的全国绝大多数校园普遍存在的男女同学之间公开场合举止失度现象几近于绝迹,男妇同学之间日常生活中以礼相待。

  关玉秀事件被曝光后,撷英论坛注册量激增至一百万以上。门户网站天堂杏坛一年来实时监控备份点击量倍增。关于监控的论坛跟帖每日多达20多万条。开庭前侯征组织人员收集整理了跟帖,用舆论监督来佐证天堂模式的教育成效。】

陕西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  女士们先生们,对于关玉秀同学父母的丧女之痛我个人与本校同仁都深表同情。可是为了让普天下遭遇关玉秀之类不幸的孩子们不再被他们所生活的社会的冷漠逼死,无辜孩子们的父母不再遭受丧子、丧女之痛,我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挑破关玉秀悲剧的深刻社会根源与直接原因。学校在事发后,坚持维护学生隐私的原则。将事件严格控制在极少数相关教师之间,并且从与孩子家长接触之初就多次提出衷告,请求保护孩子的隐私,明确造成舆论可能产生的悲剧后果。可是孩子父亲将之视为学校害怕“丑事”外露,把衷告看成是学校的软肋,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在媒体上大造舆论。在校方通知孩子察觉记者蜂拥校园与她有关,精神几近崩溃的情况下,为了与男方家长志气,带领记者私闯事发后校方保护孩子的教师公寓,冲破校方保安与教师的阻拦,逼迫关玉秀向媒体证明她是被强暴的。导致关玉秀当场晕厥,送医院抢救。他们不但不反省自己,还迁怒校方,拒绝校方安排专人在病房监护孩子。虽然,关玉秀的自杀还存在着舆论方面的因素,可其父母对此事的处理不理智是导致悲剧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的社会舆论,热衷桃色新闻,热衷于道德绑架。全然不顾这种传统给当事未成年人的心理造成的恐惧,在事件曝光后,以讹传讹,误导了当事学生家长。个别媒体置国家保护未成年人法律于不顾,为了迎合舆论,进行了一些不实的报道。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了事态的悲剧结局。

  校园意外事件自从有学校教育以来就没有杜绝过,可是近二三十年来,基于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与对教育乱收费现象的强烈不满,迫于生活压力,形成了一股讹诈学校的风气。孩子只要在学校出现意外,没有任何理由学校都必须赔偿。执法部门、与媒体把当事学生家长视为弱势一方,在此类事件中,给学校施加压力。教育行政部门为了息事宁人,也常常促成不合法的赔偿。注意,我是说不合法。这种赔偿从情理上或许说得过去。可是却产生了极恶劣的社会效果。我曾经问过一个媒体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学校新闻,他告诉我因为学校新闻不用审核,无人干预。#p#分页标题#e#

  学校是一种公共服务,没有利润。即便因为责任赔偿,情理上那也应该是国家赔偿。可是由于学校乱收费引起的公愤,国人形成一种误识,学校有油水可榨,讹诈学校就象当年打土豪分田地一样,深得民心。因此此类纷争,舆情一边倒地倾向当事学生。打球还有合理冲撞呢(不是什么情况下给对方造成创伤都要负责的)!什么事能够是完美没有失误的呢!教育也如此,校园意外也分两类,一类是责任事故,一类是非责任事故。

  我们国家现在缺乏教育责任事故国家赔偿机制,非责任事故也没有相应的保险。这方面亟待完善。可是许多非责任事故,国家应该在相关法律上予以明确。现在许多学校不用说体育运动造成创伤,就是学生在校期间走路崴了脚,家长也要去学校索赔。因此现在许多学校的体育课都是高度简化,除少数校体育队外,绝大部分学生的体育活动只是一球,或者一根跳绳。甚至有的小学已经多年没有体育教师,体育课就让学生自由活动。大部分田径运动已经淡出中小学的课堂。这种风气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学生身体素质,继而整个全民族身体素质显著下降。

  今天这个案件,就是教育中的一种非责任事故。事情的详细经过已经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了。关玉秀同学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们还应该尊重她的隐私。至于那个男孩子,还要有相当长的人生路,不但我今天不能讲,在此也特别提醒善良人们,不要再因为你们的好奇心去伤害这个孩子。两个孩子之间悲剧,完全是种正常人性的意外。

  男方母亲的非理性行为,也是导致这场悲剧重要原因之一。校方保留对此诉诸法律的权利。但闻说这个男孩子已经离家出走,他的父母已经为他们的不理智行为付出了代价。校方暂不予追究此责任。但我在此要用一句古话与国人们共勉:“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成年人,对任何未成年人都有一份呵护的责任。不能因为你的孩子没有遇到这种事,就可以不负责地将之当成谈资,给孩子们扣上道德的大帽子,对孩子们进行道德绑架。

  公共秩序与公共道德维护全社会每一个人利益的。比方说,无论你有什么特权,你不遵守交通规则给你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给你自己平添加了一份意外风险,因为你破坏了交通秩序带来的不遵守交通规则的风气,无法保证你自己与你的亲人,不会是交通秩序混乱的受害者。你今天因为孩子的事讹诈了学校,你今天对讹诈学校的事情推波助澜,你的子孙你的亲人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注定将是由此导致严重后果的受害者。过去老人们讲的理儿,不该拿的钱绝不能拿,否则定会遭报应。校方如果接受讹诈,就等于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那还会有多少孩子的家长,在遭遇此类意外时,把钱看得比孩子的性命还重要,可能犯下那两个丧失亲骨肉的父母的过失。今天天堂中学就是要用法律告诉全社会遭遇此类意外的学生家长,绝了那种幻想拿孩子健康甚至生命来讹诈念头,否则人财两空。让他们把心思多用在抚慰孩子的创伤上。

  我在此重申,天堂中学自打践行“天堂模式”以来,始终秉承公益性。除毕业时还要以纪念品形式还给学生的每生每年一百元的象征性杂费外,不但没有多收过任何学生一分钱,还为每一个学生买了较高档次的医疗保险与意外伤害保险,并且为全校学生提供了免费午餐。为三分之二家不在本市的学生提供免费住宿。学校用在教育教学上的捐赠费用,都是捐赠方定向捐赠,专款专用不由校方支配,绝大部分是以实物方式兑现的。学校账目都公示在本校门户网站上,每一笔捐赠的每一项支出都有明细,由捐赠方派驻机构逐月审核,保证把所有捐赠都花在教育教学上。三年来,没有受到任何质疑。所以天堂中学今天应诉也是因为根本没有钱支付这笔赔偿。捐赠方的任何一笔款项都是由捐赠人员落实在教育教学上的。学校没有收到“赔偿”捐赠。

  有人拿关玉秀案,否定“天堂模式”的教改实验。这是形而上学的误解。不但公示的本校监控,经过社会广泛鉴证,我这里还有二年来部分中外媒体追踪本校学生社会活动与假期在社会上表现的报导,“天堂中学”独具特色的校服,已经成为社会上一种靓丽的风景。本校学生不禁在校内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礼敬有嘉,在社会公共场合,也频现举止有度、礼让老弱妇孺的文明行为。这些报导,随后会公布天堂中学门户网站“天堂杏坛”上,供社会上关注此案的朋友们验证。

  关玉秀同学与那个男同学(尽管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请恕我还是不能说出这个男同学的名字),都没有做什么不道德的事。他们只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彼此心甘情愿地做了他们有权做的事。而我们的某些成年人、某些媒体,对于普遍存在的包养情人、依仗权势强奸未成年人等有悖人伦的社会丑恶现象噤若寒蝉,却对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穷追不舍,极尽道德绑架之能是,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应有的风气吗?

  即便将来“天堂模式”教改实践中,出现一些不和谐的现象,那也要看是不是属于主流现象。教育不是万能的,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不然就不用设置监狱,都开学校就够了。黄埔军校,同一所学校同一个老师教出的学生,即有革命家,也有屠杀革命群众的屠夫。就象青霉素被发明后,一度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虽然因青霉素过敏导致死亡的案例并非个案,可是无法否定青霉素的积极普遍作用。天堂中学欢迎社会各界广泛监督,质疑鞭策,只是建议大家不要把目标对准具体的未成年人。当然本校也保留对所有质疑的解释权以正视听。

  一审判决天堂中学部分败诉!引发了社会舆论广泛关注。法庭判决,天堂中学非责任赔偿5万元。池宇轩亲临天堂中学,表示愿意出这五万元的赔偿。卜昱与各部门相关人士多表示愿意接受判决,及早了结这场风波。侯征私下里找到卜昱:

  事情闹到今天的步,已经不是钱的事了。如果我们接受哪怕100圆钱的赔偿责任,势必将陷入此类无尽的纠缠中。即便我们最后都胜诉,我们的教育秩序也将难以维系。那些欲将你除之而后快的人,就会以此为借口,终止咱们历经磨难取得的大好局面。

  卜昱眉头紧锁:老师,那怎么办?

  我有个想法,利用这件事,把影响造大。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让天堂中学再次成为中外媒体的舆论焦点,这样一来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也不太敢再轻易有小动作了。这也是我当初建议把“天堂模式”教改实验拿到阳光之下,接受社会广泛监督的深层用意。这不但对我们的实验是种鞭策,也会成为我们的护身符,让那些想断章取义给我们罗列“欲加之罪”的人无从下手,现在停下来,正好授人以柄。所以现在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并起诉乌拉晚报、松城日报、东北文化集团的城事论坛与敫润吉的父母,分别对三家媒体各提出五十万元名誉损害赔偿,要求他们在本媒体上公开承认对关玉秀案的报导失实,误导舆论,导致事态恶化。对敫润吉的父母提出五万元的名誉损害赔偿,公开在市级媒体上致歉。#p#分页标题#e#

  卜昱:三家媒体有一家是政府官方报纸,一家是靠挂在官报旗下独立经营的报纸,只有一家民营西安市专治癫痫的医院网媒。至于敫润吉的父母,五万元虽然不是天文数字,可也不算少。敫润吉因此离家出走现在还没有音讯,这么做会不会让舆论以为咱们咄咄逼人,不近人情呀!

  侯征:不错,这场官司咱们并不是在乎经济利益。而是要通过媒体的关注,以正视听。增强天堂中学在国人的影响。这场官司咱们打起来,尽管此案已经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但受官方影响,完全胜诉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迫于舆论压力,其中必定有一家或者两家被抛出作替罪羊。至于有官方背景的媒体,即便咱们败诉,也势必会遭到舆论的广泛同情,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令那些想以此事作文章的人不敢轻易下手,给咱们“天堂模式”实验多增加点安全系数;倘若官方出面斡旋,咱们正好卖官方一个人情,请求官方支持咱们的“天堂模式”实验,让这份官媒答应在本报上公开致歉再撤诉。关于那份靠挂官报旗下的晚报与民营的论坛,如果操作得当,至少会有一家败诉。我已经请韦律师调查了两家民营媒体的账号,提起诉讼之前,咱们就先进行诉讼保全,冻结两家媒体的账号。不但迫使他们做出应诉的反应,留下更多的疏漏,一但胜诉执行起来也没有难度。

  但是,提起诉讼财产保全,万一败诉,咱们就得赔偿人家的相应经济损失。所以也要防备别有用心的人在背后支持两家媒体合伙反击,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按说,咱们是公办校没有经济来源,你池师兄的捐赠与市里有过协议实行意向捐赠,如果败诉咱们死赖着不赔偿,对方也没有办法,只能向政府索赔。可是媒体在咱们的体制下,他们向政府索赔,就别想再干下去了,而且也不太可能真正得到赔偿。可是这样咱们的社会信誉也就没在了,“天堂模式”的实验也就等于失败,那些想把你替换下来的人也就有了借口。因此这事得征得你池师兄的鼎力支持。让他派人对两家媒体诉讼其间可能损失做出评估,看看他能否在咱们万一败诉之后,承担这笔赔偿。咱们社会里的诉讼,不完全取决于有没有法律依据与证据,不得不防。

  倘若胜诉,咱们首先把对方的赔偿执行过来。然后用这笔钱安置关玉秀爷爷、奶奶。并对她的父母进行象征性的精神抚慰至于对敫润吉父母的索赔,如果咱们提供充足的证据,在舆论的压力下,很可能胜诉或者部分胜诉。庭审后由你代表校方对现场媒体表示,如果家长在媒体上公开致歉,校方就放弃对生效判决的执行权。这样一来,敫润吉父母在此事件中角色也就大白于天下了,杜绝了敫润吉母亲再来学校无理取闹。也给今后的类似事件一个警示。

  喆利集团法律顾问团,对“财产保全”意外赔偿做了评估,并对诉讼的可行性进行了论证,认为胜诉的机率很高,“财产保全”意外赔偿额度也顺利通过了集团董事会认同。池宇轩通过网络视频在香港对老师与师弟的道义反击表示了鼎力支持,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还声称,为了在舆论上支持这场诉讼,也为了对把关玉秀养大的爷爷、奶奶进行人道关怀,喆利集团同意侯征老师的请求,愿意出资把两位老人送进当地养老院,直至谢世。

  在日益扩大的国内舆论压力下,在国际保护儿童基金会营造的国际舆论声援下,天堂中学对关玉秀案的上诉在二审中胜诉。

  天堂中学在校礼堂为关玉秀举办了校内追悼会,卜昱代表校方对到场记者们阐述了天堂模式的教育理念与对关玉秀案的态度:关玉秀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她的行为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她的过失是当今社会千千万万少男少女们可能犯的一种过失。这不完全是孩子们的过错,虽然在法律上天堂中学是没有责任的,可是这反映出我们成年人,我们这个社会对未成年人关怀的不够。如果我们也能象欧美国家那样。为这样的孩子指定具有资质的临时监护人,疏导孩子青春期的困惑,及时发现孩子们的过失,及时进行妥善处理,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家庭教育是多么发达的学校都无法取代的。关玉秀同学你是个美丽善良的姑娘,你一路走好,天堂里定会有你的位置。

  对媒体与敫润吉父母的名誉索赔案立案后,官方迫于舆论压力,要松城日报与乌拉晚报与校方和解。两报总编,到天堂中学表达了和解的意愿。日报总编,因为属于官办,不在乎赔偿,但是必须维护官家的面子,不同意公开发表致歉;晚报因为经济独立核算,总编考虑致歉后影响发行量,也不同意发表致歉。

  侯征提议韦律师,分化两家媒体。建议松城日报同意采取跟踪报导的方式,分期对事件进行全面报导,不在媒体上出现公开致歉的字样,如果对方答应,就同意撤诉。日报总编请示后,答应了要求。当韦律师把日报已经答应校方要求的结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果告知晚报总编时,晚报总编表示他们没法与官办媒体相比,最后没能达成协议。

  东北文化集团的城事论坛,没有理这个茬。而是在论坛上进行舆论造势,韩雪冰立即组织人员收集相关证据,并由韦律师代表学校向东北文化集团提出抗议,要求恢复事件原貌,以正视听。但双方没能取得共识。

  在天堂中学提请诉讼保全后,晚报与东北文化集团的账户被冻结。两家媒体再次找到校方表示愿意继续磋商。可是已经启动法律程序,现在妥协可能遭到对方的事后报复性舆论中伤。韦律师代表校方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名誉侵权案开庭,两家媒体邀来众多国内知名媒体助阵。被告方律师,例举了大量事实,说明两家媒体对于此类事件的报导方式,是国内普遍存在的现象。如果,这就构成侵权,那么全国的媒体都在违法侵权。被告方是想以失实报导的普遍现象绑架全国媒体,赢得国内媒体的声援,也以此恐吓原告方天堂中学,迫使原告方知难而退。

  韦律师驳斥辩方律师的不职业观点:

  名誉侵权案是自诉案件,仅限于原被告双方民事主体之间法律关系确定的责任义务范畴,哪怕全世界的媒体都在侵权,那也是另一种法律关系,只要被侵权方不追究名誉侵权责任,侵权方也不必承担责任。即便其他被侵权方追究侵权方的名誉侵权责任,也与本案调谐的法律关系无关。

  校方向法庭提供了收集的两家媒体关于关玉秀事件的报导与网友们的跟帖,并提供了韦伯韬律师与两家媒体交涉的录音作为佐证,证明了两家媒体在报导关玉秀事件失实上,存在主观责任。两家记者都参与了硬闯教师公寓,逼问关玉秀事件真相是不是被敫润吉强暴了,虽然有关玉秀父母引领,报导中也隐去关玉秀的真实姓名,但客观上仍起到误导舆论,间接导致关玉秀自杀。也使“天堂模式”的教改实验遭到社会各界的误解,为今后的教育改革平添了许多障碍。#p#分页标题#e#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而是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谐。韦伯韬律师深晓国内司法的一些潜规则,知道这种名誉侵权案即便胜诉也不会得到多少赔偿,所以答应接受调谐。但调谐中,他向两家媒体的代表声明,由于他们的记者硬闯教师公寓,反复追问已经精神崩溃的关玉秀是否被强暴,并报导失实误导舆论,直接与间接导致关玉秀自杀。校方已经与家长商定,受家长委托,随后对他们提出赔偿诉讼,并出示了当时公寓的实时监控录像。最后,两家媒体在律师的建议下答应各对名誉侵权和对关玉秀家长的赔偿支付30万元,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在本媒体上公开道歉。双方达成协议,两家媒体因为账号被冻结,随后就支付了这笔款项,并在本媒体上兑现了公开致歉。

  敫润吉父母在法庭调谐下应允了三万元赔偿,校方答应以他们夫妻的名义将这笔钱用来安排关玉秀的爷爷、奶奶。

  结案后,天堂中学召开记者会。卜昱阐述了进行这场诉讼的初衷:

  我们进行这场诉讼,并非只是经济目的。而是要促使媒体界更加重视职业规范,厘清道德行为观念,避免缺乏关爱未成人的不负责的舆论再演变成剥夺未成年人生命的无形的刀。其实这些年,伴随着我们社会新闻工作者素养的提高,国内的绝大部分媒体都在积极地规范新闻报导,一些知名媒体(例举了几个被两家媒体邀请来听审此案的国内知名媒体)自律性显著增强,编辑队伍规范操作,从业记者的职业素养今非昔比。许多正规媒体,正在经历欲火重生的涅槃般蜕变前的阵痛,向国际一流媒体发展。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如果国内被侵权的公民与法人都能拿起法律的武器,依法维权,不但能调谐民事法律关系,促进社会和谐。还将在客观上促使我们社会的媒体更加职业化、专业化,真正地达到与国际接轨。到那时我们的社会上也将出现更多的象BBC、CNN等视信誉为生命的国际知名媒体。这也是我们天堂中学进行这场诉讼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在履行文明社会的义务。

  另外,我也代表校方宣布。此案得到的全部赔偿,除支付给关玉秀父母各十万元精神抚慰外,剩余四十万元全部用来安置把关玉秀养大的爷爷、奶奶入住当地最好的养老院,直至两位老人谢世。后续不足费用,由喆利集团的专项捐赠负责到底。

  卜昱、侯征、韩雪冰、喆利集团代表,到汪清县罗子沟镇新屯子村,慰问两位老人,并把老人送进当地最好的养老院,为老安排了最高标准的待遇。临走留下联系电话,并责成老人的远房侄子定期到疗养院探视老人,把老人的需求转达给校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wcjr.com  控虫升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