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虫升天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立未定 > 正文内容

蛙患

来源:控虫升天网   时间: 2019-05-07

一只绿色的青蛙正伏案奋笔疾书,然后他收好了三明治围巾跟水瓶,推门而出,扬长而去,终于在你的视野里不见了踪迹。

——题记

(1)消失的青蛙

冷晴来找我的时候天色已晚,我正竭尽全力把锅里的鱼丸夹到碗里,却屡次失败。

“怎么了,想我啦?”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

冷晴眼睛里有些泪水,委屈地说道:“小苏苏走丢了。”

“什么?这次又丢的是什么?”

冷晴喜欢把她养的一切都叫做小苏苏,上至宠物下至植物,我对此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旅行青蛙,”她顿了顿,“最近很火的游戏,收集三叶草可以买东西让自己蛙儿子出门旅行的,可是……可是他昨天出去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下载了游戏发现里面都是日文,实在搞不懂一个日文都不认识的冷晴竟然能把上面的所有词语翻译过来。

游戏只分为三个页面,有邮箱跟水塘的庭院、有上下两层的房间跟商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游戏是如何风靡起来的

“不就一个游戏么,没了就没了啊,重新养一个或者玩同类的游戏不就好了?”我漫不经心地说着,放下手机,继续利用手上的筷子跟鱼丸做着殊死搏斗。

“啪”,冷晴朝我头上砸了一下,“苏明轩!那是我儿子啊!你妈能……对不起,你奶能轻易把你扔了吗?”

我放下筷子,望向她,泪水已经从眼眶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了下去。

“我……”我实在有些无语,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叹了口气,“哎,某人的妆可能要花了……”

冷晴尖叫了一声,跑进了洗手间。

“咱妈的生意做得怎么样了?”我朝洗手间的方向瞥了一眼,问道。

那边的冷晴沉默半晌,应道:“越来越少了,卖得差不多了。”

她补好妆走了出来,“明轩,奶奶身体还好吧?”

“应该还挺好的。”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敷衍地回了句,“有段时间没打电话了。”

“我的蛙怎么办?”

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我去找个人想想办法吧,”

“谁?”

“老曹。”

“老曹?”冷晴皱眉,似乎在回忆,突然抬手扇开了我的手,说道:“啊,老曹不是你小说里总出现的路人甲吗?”

“是啊。老曹除了摄影无所癫痫病属于什么科不能,毕竟他是有备而来的路人甲。”

没下载的冷晴肯定听不懂这句话里面的梗,只是拽着我的衣角催促我带她找老曹。

老曹屋子里摆满了瓶瓶罐罐跟各种机器,看到我来激动的手套都忘了摘,上来一把拥住我:“你终于来了!我新发明了一个东西,你肯定喜欢。”

“终于?”我愣了一下,回想着自己是否承诺了要来却又忘记了。

“我的意思是你太久没来了。”

我扭头看向冷晴,她的眉毛又拧在了一起,指向我的肩膀:“明轩,衣服……”

我脱下衣服发现自己衣服上多了很多绿色的染料,也无暇顾及,直奔主题道:“晴儿的蛙丢了,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旅行青蛙》,我记得你好像也会编程,能不能想办法……”

“我刚刚要跟你说的就是最近研制出了一种可以让人穿越到异次元时空的药剂,我直接把你们送到游戏里面去找青蛙不就好了?”

我犹豫中冷清已经喜形于色了,“好啊好啊,听起来会很有趣吧。”

老曹拿出了两片绿色的药丸塞给了我,我刚想问什么冷晴却已经抢走一片吞了下去,我也赶快把另外一片吃了下去,很快,没了知觉……

(2)换位体验

醒来的时候我跟冷晴正躺在一张冰凉的木制床板上,我环视四周,不远处有张圆桌,上面有一张纸跟一根笔,我拿起笔不小心戳到了自己的手,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又戳了几下,心里有了些想法,把那张纸揣了起来。我朝旁边看去,发现我们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而我们所在的位置通过一个木梯子与地面相连。

冷晴很快醒了过来,看了一圈后十分激动:“明轩,我们真的进来了,快去找小苏苏吧!”

我从床板上跳了下去,然后保护着冷晴也安全着陆。

“如果顺利离开这里,就陪我回去看看奶奶吧。”我想了想,补充道,“也要跟你回去看看妈妈。”

冷晴一脸嘲讽:“怎么突然这么孝顺,而且说的好像我们出不去了一样。”

“你知道怎么出去吗,反正我不知道。”

冷晴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先找青蛙。”

屋子外面有个水池,里面长了一些三叶草,门旁边有一个信箱,冷晴赶在我前面打开了它,里面是一张录取通知书的复印件,背面是一个数字2。

“奇怪,这个数字是2,应该说明还有一张1在别的地方。”冷晴突然望向我,发现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立刻追问,“苏先生,你比我先醒来,睡眠性癫痫怎么治疗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没,没有。”我极少欺骗眼前这个女生,这一次,例外。

一只蜗牛爬了过来,问我们小苏苏的下落,我们只好回应旅行未归,也只能用屋子里发现的小饼干“盛情款待”了。

“有时间多陪陪她,难道四处旅行就是他她想要的么?”蜗牛语重心长,爬出去十几毫米又说道:“这样的家又怎么能算家呢?太孤独了吧。”

我们每隔三个小时割一茬三叶草,里面偶尔夹杂着四叶草。除了屋子跟庭院在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栅栏,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困兽一样。翻遍了所有的角落也没有查出有关小苏苏去哪儿了的踪迹,小蜗牛却也没有再来了。

“老曹,你听得到吗?我不想玩了,怎么出去?”我站在庭院中朝天空喊去。

冷晴但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怎么了,跟我在这儿生活几天受不了吗?”

“没有没有。”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我想着,却口是心非:“我怎么敢呢,欢喜还来不及呢。”

“话说老曹真的很厉害啊,还是个业余程序员?”

“恩。”我点了点头,一脸得意,“程序员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之一吧,不过一个很有思想的作者好像不太喜欢程序员,甚至对这一职业恨之入骨……”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冷晴靠在我肩膀上望着天空,月光倾在她的脸上,美极了。

“认识他的人应该分两类,喜欢他的人觉得他很牛逼,讨厌他的人觉得他很傻逼,他自己是第三类——偶尔觉得自己牛逼偶尔觉得自己傻逼。”

“哎。”我叹了口气,耳边却传来鼾声,我扭头一看,冷晴已经睡着了,估计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蛙行千里母担忧”,一个游戏宠物几天不归我们都担心成这样,整天漂泊的我们的家中亲人该是怎样一种复杂的心情呢?

“傻逼!”冷晴突然叫了声,我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用小手戳我的鼻子。

“傻就傻吧。别人的评价又能有几分真实,也许,我们都不懂真正的自己吧,不然,为什么总是矛盾的呢。”她的眼睛又闭上了,长长的眼睫毛弯的跟夜空中的月亮一样,我又小声说道,“我明明那么喜欢你,怎么还不下定决心娶你呢?”

(3)一夜无眠

尽管不忍心,我还是在半个小时后叫醒了冷晴,对她轻声细语:“乖,太凉了,进屋吧,今晚估计不会回来了,我们进屋睡觉吧。”

“嗯。”她摇头,口中的“嗯”字妥的老长以表示抗议,“不不不,癫痫发作具体表现有什么我就喜欢这样睡。”

“你要这样的话——”我一把扳过她的身子搂进怀里说道,“陪我在这个水池洗个鸳鸯浴我就同意。”

冷晴举起粉拳锤了我几下,转身进屋了。

我刚打算也进屋子,却听见一声“噗通”在耳边响起,扭头一看,水池水面的涟漪还在散着,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

我站起来蹑手蹑脚地靠近水池,低语道:“小苏苏,是你吗?”

“是你吗,小苏苏?呱。”水池里面传来跟我一样的问话。

我刚想继续问点什么,一只绿色的青蛙突然从水池里面跳了出来,这只青蛙并没有想象中的可爱,她浑身脏兮兮的,甚至还有未痊愈的伤疤。

“不要告诉我妈。呱。”

“什么?”我一头雾水。

她抬起爪子指了指身上最大的一块伤疤,说道:“她会难过的,不想让她难过呢。呱。”

“你叫她小苏苏是怎么回事?”

她笑的有几分腼腆:“我知道我可能只是游戏里的几十块像素,可能有一天说没就没,对于你们我们是游戏中的存在,对于我们你们是梦想中的存在。呱。你们对我的称谓其实也是我们对你们的称谓。你们拿我当孩子我们何尝又不是拿你们当孩子呢?我们都是这个大自然的孩子。呱。”

“既然你回来了,我们明天就走吧,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么?”

“大概知道吧。呱。”她说完就跳进了水池。

“你别……”

她从水池里面露出了头:“放心,我只是洗个澡。”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扭头一看原来冷晴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内容。

“其实很好奇,这个游戏的你就只是每天一个人吃饭旅行走走停停,你的过去呢?你会有未来吗?”

几只萤火虫从水池上方飞过,又突然消失了,小苏苏从水池跳了出来,嘴里还在咀嚼个不停。

“我应该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不过有点记忆,我的好多朋友跟家人都被做成了食物,而在过去杀掉他们让他们没有未来的那帮人此刻正用幸存者当成乐子。”她这一次没有叫什么,大概是沉默,也许是哽咽,我并不知道,她背对我们,面朝月光,就这样僵持到了天亮。

(4)终有一别

天亮的时候是小苏苏把我们舔醒的,我发现我的脖子有些落枕了,很痛。

她说:“该送你们回去了。”

“你其实是这个老曹添加了修改器的游东营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戏里的bug吧?”

眼前水池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暗红色,她坐在里面开始变大,除了脑袋其他所有部位都在变大,浑身的肌肉也变得发达了起来。

“一会儿我叫的时候你们就跳进我后背的坑里面,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冷晴小声问我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我和盘托出,告诉她其实骗了她,来那天我就发现了1号纸张,那是我离家出走那天的车票。这个游戏其实只是模拟了那个游戏的场景,老曹应该只是想通过这件事让我们幡然醒悟,这个世界真正值得珍惜跟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哼,你骗老娘。”冷晴有些小生气,又问道,“也就是说我们并没在小苏苏的游戏里面?你怎么发现的?”

“来那天桌子上有根笔,我戳了自己几下,没有一点直觉,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说明我们并没穿越,但刚刚,我的脖子很痛,说明小苏苏出现后改变了环境,让我们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呱。快上来。呱。”

冷晴还是十分不解,却被小苏苏的叫声打断,她已经大的高过了房子,我们绕到她后面看了看她的后背,那上面坑坑洼洼的,看起来有些慎人,更让人起鸡皮疙瘩,那些深褐色的坑看起来深不见底,里面还有保留的暗红色液体,叫人反胃。

我拽着冷晴的手爬了上去,小苏苏确定我们在她背后的坑里面藏好后用力纵身一跃,我们也随之没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们果然还在老曹家中,他正笑眯眯地看着我,好像在等待我的褒奖,我只是甩手打了他几下,告诉他下次不要再这样玩了。

“哎老苏你很没良心哎,老子煞费苦心,将情怀跟VR技术结合在了一起,还让你们免费试玩,你不夸我不谢我竟然打我?”看着老曹有些委屈的表情,我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我跟冷晴谢过老曹打算离开,我突然说道:“老曹,下周我跟冷晴结婚。”

“啊?这么突然?”两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你都还没求婚呢?!”冷晴不满地叫道。

(5)没有结尾

回家后我发现藏在身上的纸内容变了,上面是小苏苏留下的日语,大意就是希望一切越来越好,希望我们珍惜所爱,还有解释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他用萤火虫的血混合在水池里然后配合自己的身子就可以让自己产生变化。

“妈,我想你啦。还有,下周我要结婚啦,他终于决定娶我了。对了,妈,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贩卖田蛙了好不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wcjr.com  控虫升天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